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家观点

从天津港爆炸到响水爆炸,关于安评机构屡被追责的一些思考!

发布时间:2019-08-22 09:22:59    编辑:

 

 近年来,问责安评逐渐成了事故追责的一种标配。

 

江苏响水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中,有安评机构因涉嫌为“天嘉宜”相关项目作虚假评价被追究刑事责任。联想到近年发生的天津港“8.12”爆炸事故,金誉石化6.5爆炸,连云港聚鑫生物12.9爆炸等等事故,近些年,国内已发生多起安评机构和安评人员因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例。

 

类似这样的事故追责案例不胜枚举。

 

出了事故,追究安评机构和安评人员的刑事责任,有些安评人员想不通。他们认为企业是生产责任主体,出了事故应该都是企业的责任,安评人员仅依照与企业签订的合同承担民事责任。其实,站在法理的角度讲,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也是非常有害的。为企业提供不实的安评报告,不仅仅是个民事责任问题,更是一个关乎社会公共秩序和公共利益的刑事犯罪大问题。企业固然是生产责任主体,但也绝不意味着出了事故只能由企业一家来买单。

 

一起生产事故的发生往往是“多因一果”,既有企业违章指挥、违章作业方面的原因,也会有中介机构等方面的原因。安评报告作为由第三方机构出具的,提交给相关监管部门,作为监管依据的重要技术性文件,一旦出了问题,企业的本质就会出问题,这虽然不是导致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但做为事故间接原因同样也不容忽视。生产源头出现的问题都不会是小问题,做为安评人员切不可掉以轻心。

 

我国刑法第229条分别规定了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和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刑罚作为最严厉的制裁措施,是处理社会矛盾的最后手段,追究一个人的刑事责任,一定要严格恪守罪刑法定原则。天津的评价机构是因为其安评报告称瑞海国际的爆炸堆场“与民居距离符合规定”,才被以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追究刑事责任的,可惜网上查不到该案的裁判文书。而为天嘉宜出具安评报告的安评人员因何原由被追究刑事责任,由于“3.21”事故调查报告讫今未予公布,目前还不得而知。


由于信息不畅,两起爆炸事故对安评机构的追责是否适当无从作出评判,不过做为为生产提供技术、管理服务的安评机构早已被纳入到有关部门的追责视野中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但是,虽然有些安评机构却有自身原因, 社会上某些“一棒子打死”的世俗观念也是不可取的。尤其是天津港事故发生后,很多主流媒体对安评报告的理解和这个行业的现状有一些偏差。比如媒体看到安评报告的结论中有“状态可控”的字眼,会把状态可控与永远不出事故划等号,搞得安评机构有苦难言!安评报告通过了,生产就真的“可控”了?只要出了事故,就是“可控”结论有问题吗?


《评价通则》规定,评价报告要给出评价对象两个结论:一是在评价时与国家有关生产法律法规、标准、规章、规范的符合性结论;二是事故发生的可能性和严重程度的预测性结论。在此基础上,还要提出相应的对策措施和建议,并确认企业在采取这些对策措施后的状态。现在的评价主要是进行法规符合性评价,真正进行事故发生概率预测和事故后果预测的很少。由此可见,我国评价报告主要尽的是符合性确认义务,反映的是特定时点(“评价时”)企业的生产状况。天津中介机构的安评报告就是因为在符合性确认方面出了问题,才被以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追究刑事责任的。


“可控”是指企业生产的客观规律可以通过人的努力来认识和把握,是企业生产工作能够达到受控的一种状态。安评报告是根据企业现有的生产状况以及隐患整改情况,得出的“状态可控”结论,只要在符合性确认上不出问题,得出的“可控”结论就不存在问题。


“可控”反映的是评价时企业的生产状况,评价后是否仍然可控,取决于企业在生产方面的重视和持续投入。评价机构只负责对企业的生产条件是否符合相关规定作出结论并提出改进的建议,并无代替企业进行管理的义务。


近期,不少地区应急管理局以隐患排查不力为由对安评机构通报批评,还约谈其主要负责人,但其中的法律关系需要捋顺。机构与街道办虽然签订技术服务外包合同,但并不意味着免除街道办对本行政区域内生产经营单位生产状况的监督检查职责。如果街道办在履职中出现问题,即使与安评机构提供的服务有关,处罚的对象也应该是街道办,而不是安评机构。街道办可以依照合同,追究安评机构的违约责任,唯有这样处理,各个行政主体与第三方之间的法律关系才不会乱。


近些年,评价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领域在我国得到快速的,评价队伍中也难免鱼龙混杂。对于安评行业中的唯利是图,将弄虚作假作为谋利手段的害群之马,一定要绳之以法;对于那些遵纪守法,诚实守信,想要构建“百年老店”的技术机构,也需要倍加呵护和关爱。随着社会的,评价机构的作用将会愈发明显,他们将成为企业风险管理和日常管理的基础,帮助企业实现全流程动态管理模式,压实生产责任制度;同时,他们与监管工作也将结合的越来越紧密,将帮助监管部门发挥“治病救人”的作用。

 

面对重特大事故频发的不利形势,如果不分青红皂白的对安评机构和安评人员进行追责,搞得人心惶惶,再没人愿意涉足这一专业技术领域,到那时,中国的生产问题恐怕真的就是无药可救了!所以,不要等那些人真正离场了,人们再去发问:“那些为我们抱薪取暖的守夜人,他们都去哪儿了。”

 

来源:安监护法 作者:杨洪波律师